据周五晚间递交给SEC的文件显示,伯克希尔上周共花费5.82亿美元买入西方石油990万股,总持股比例攀升至17.4%。

此外,伯克希尔目前还持有10万股西方石油优先股,以及8400万股认股权证,这些认股权证的行权价为59.62美元,低于西方石油当前的交易价格。而只要股价攀升至此价格之上,伯克希尔便可以使用认股权证以低于市场价值的价格购买更多股票。一旦认股权证最终被完全执行,伯克希尔对西方石油的总持股比例将攀升至25%。

再考虑到西方石油公司,在二季度的回购计划,伯克希尔的实际持股比例,还会更高。

回顾过往,在2002~2003年之间,巴菲特首次建仓石油股之时,买入的就是我们熟悉的中国石油H股。

彼时,中石油的业绩随着油价上涨一路开挂,直到2007年卖出时,股神已经取得了5年8倍的惊人收益。

时至今日,由于各种原因,巴菲特已经无法再重仓中国石油,于是他选择了西方石油和雪佛龙作为代替。

据此前SEC披露的文件显示,该公司分别在5月2日-3日、6月17日-22日大笔买入西方石油公司约590万股、955万股。

巴菲特此前也表示,他是在阅读了西方石油公司2月25日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的记录后,累计买入该公司股份:

我读了每一个字……她(西方石油公司的首席执行官Vicki Hollub)在以正确的方式管理公司。我们从周一开始买进,能买多少就买多少。

投资者对传统能源的普遍冷漠以及ESG问题,导致这个行业在过去几十年历经大幅震荡,直接影响到相关公司的市场价值。

西方石油公司今年一直是标准普尔500指数中表现最好的股票,截止上周五的涨幅达到94%,为伯克希尔带来近10亿美元的账面利润。

只是,油价已经在高位盘踞了4个多月,最近也一直在调整,加之西方石油的股价正处在历史较高位置。在这种时候继续大笔买入,投资者们难免质疑这笔投资的正确性。

他说:目前美国政府有十亿以上的储油量,尽管大家觉得,这个国家有这个多石油储备是好事,但仔细想想依然不够多。可能三五年内这些储量就没了,你也不知道三五年后会怎样。

事实证明了他的说法。按照趋势看,最近几个月,美国大量释放石油储备,5月开始,库存已经跌破10亿桶,处于30年来的低位。

再根据巴菲特在2005年自述强调买入中国石油的三大考量因素:1.估值和价格;2.盈利增长;3.现金收益率。

笔者查阅了一些资料,对伯克希尔本轮持续大笔买入西方石油的原因,初步看法是:石油开采行业,未来几年产生的现金流和收益将显著高于以往。

西方石油公司是一家国际油气勘探生产企业,1920年成立至今,依靠多次并购发展为美国第五大油气厂商。

这家公司非常有特点,不仅在美国二叠盆地占据主导地位,在拉美和中东也拥有大型资产。

同时,在2014-2020年期间,国际油价长期保持低位,加之上台导致政治环境不利于页岩油开采,美国页岩油生产经历了一波下行期,大量油气公司倒闭。

根据西方石油公司管理层的说法,油价每上涨1美元,将为公司产生2.25亿美元收益。

去年全年平均油价为66.14美元,即便在当时的价格水平下,油气业务也为公司创造了41亿美元的年利润。

仅一季度,公司的净利润就接近50亿美元。照此推算,假设油价不涨不跌,一年的净利润则高达200亿美元左右,而西方石油如今的市值也不过566亿美元,几乎两年多就能翻倍。

回顾历史,国家油价分别在2008年和2011年站上100美元,同样都是由地缘政治危机火上浇油推动。而这两次油价在冲破100后,都没有立刻转头下跌。

2008年3月,尽管油价持续上涨,并在3月5日冲破100美元关口,但OPEC等出口国顶住了外界压力,始终对增产保持克制。

当年7月,国际金融市场忧虑美国与以色列共同袭击伊朗,国际油价终于在7月11日触及147美元的历史最高位,成为推高美国通胀、引发次贷危机的重要导火索。

随后,金融危机在全球不断发酵,各经济体需求大幅下滑,油价才在9月回落至100美元下方,并于12月暴跌至36美元。

2010年初,希腊危机萌芽,并逐步扩散到欧盟其他国家。年中,“欧债危机”出现。面对二次探底的担忧,10月,美、日、欧同步确立宽松格局,大宗商品开始新一轮上涨潮。

而在这一轮油价上涨的过程中,OPEC一如2008年故事,继续维持产量目标不变。

与此同时,2010年底,以突尼斯为起点,“阿拉伯之春”民主化运动席卷北非和西亚,突尼斯、利比亚、埃及、也门、叙利亚等产油国政权动荡,国际石油在供给方面进一步缩紧。

2011年1月31日,油价再度涨破100美元,3月触及128美元高点,并在100美元上方震荡近3年之久。

直到2014年,在美国页岩油的冲击下,其他主要产油国才不得不增加产出。原油价格开始暴跌,当年最大跌幅为58%。

总结来看,这两次油价高涨的反转点,前者来源自需求方面的萎缩,后者则是因为供给端大幅扩张。

随后,在全球大放水的刺激下,加之最近几个月乌东危机升级为战争,布伦特原油从最低点15.98美元,一路上扬。从3月1日突破100美元至今,已在此位置上方盘旋长达4个月之久。

今年以来国际油价暴涨,海湾国家却并没有多少动力增加原油产量。即便拜登此前已多次向海湾国家施压,但OPEC在6月份的日产量却下降了12万桶。马克龙在七国集团会议上也称,沙特和阿联酋目前的产能已经到达极限。

从2014年开始,石油行业太萧条,加之各经济体试图加速摆脱化石能源,全球油气资本开支出现整体下滑。尤其在最近两年的疫情期间,需求端遭遇滑铁卢,更是断崖式下跌。

常规油田的开发周期很长,一般常规油田的产能建设期长达10年,高产稳产期与产量衰减期则可持续10-30年。

而目前世界上超过70%的油田资产年龄已超过25年,尤其在中东地区,大部分油田都老化严重,尽管可以通过设施更新延长寿命,但在未来几年,仍将有大量油田面临退役。

早在去年6月,沙特能源大臣就曾表示,勘探开采方面缺乏新投资可能会引发全球油价的新一轮超级周期。

尽管在加息周期下,市场担忧可能引发的经济萧条会打压原油需求,同时目前的高油价也在一定程度上使需求端呈现颓势。

但至少在中短期,少量的需求减少,仍无法与俄罗斯原油的缺席造成的巨大缺口相比较。

同时,由于海外疫情封锁普遍放松,加之每年三季度通常为航空煤油和汽油销售旺季,总体看需求仍处于上升趋势。

据EIA报告,未来一年美国油品消费量仍将继续提升,至2023年12月将达到21.09百万桶/天,恢复至疫情爆发前的水平。

所以总的来说,至少在中短期,国际油价虽然没有多大的上涨动力,但也没有大跌基础,大概率维持在高位。

直到俄乌罢战,俄油重新流入国际市场,或者伊朗、委内瑞拉方面谈判取得突破性进展,僵局才会被打破。

而在油价高位运行的这段时间,诸如西方石油和雪佛龙这些石油公司,会赚取更多金钱。

作为投资界的老兵,巴菲特对滞胀有着惨痛回忆。通过加仓能源股对冲潜在滞胀风险,自然也是考量之一。

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一期《全球经济展望》,预计2022年全球增长2.9%,远低于今年1月预期的4.1%,下调幅度高达29.3%。IMF将其下调至3.6%,较1月份下调0.8个百分点。

美联储也将美国2022经济增速从去年12月预期的4%,下调至3月的2.8%,6月更是下调至1.7%。短短6个月,下调幅度高达57.5%。欧央行方面,在6月9日发布最新经济展望,预计欧元区2022年增长率为2.8%,相比去年底的4.2%下调了1.4个百分点。

不管是IMF,还是世界银行,亦或是欧美中央央行,对于2022年经济,一而再,再而三下调经济增速,说明一个严峻问题:全球经济很不乐观。

最大的宏观风险是通胀。今年5月,全球通胀中位数高达7.9%,是通胀目标2%的3倍,而去年6月仅3.05%。

而在全球116个国家中,美国8.6%的通胀位列第28名。如果按照1990年计算公式来测算通胀率,美国CPI应该是16%。

加之美联储加息如此激进,为过去40年最快最急的货币大转弯,也侧面说明当前美国通胀恶劣程度可能比看到的要更为严峻。

此外,5月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落至50.2,还要超过次贷危机、1970年代大通胀的时候,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再回顾过去6次美联储通胀-加息周期,历史经验表明,资本主义绝不会轻易退出通胀,三五年可能都看不到头,加息也无法根除这块心病。

如今纳斯达克指数熊迹已现,涨了N年之后迎接一个或大或小的熊市,让股价等一等业绩,其实也是一件合理的事。

而在70年代通胀滞胀的那一段时期,高油价持续了长达10年之久,能源公司股价收益表现超过了10倍。到1981年底,美股市值前20的公司中,能源板块就占了一半。

回顾70、80年代,埃克森公司股价分别在1973-1980年、1983-1988年两段时期,表现最好。

前者表现与油价高度相关。70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,将原油价格从1973年的不足4美元/桶拔高至1980年的36美元/桶。这是第一波原油股行情。

而后者,尽管油价仍处于下降阶段,但油价中枢相较之前,已经有明显提升。加之在里根经济学的影响下,美国经济重新恢复增长,给埃克森公司带来了第二波明显的超额收益阶段。

我们可以由此得出结论,在大滞胀时期,埃克森的股价先与油价同步,其后则与美国经济同步增长,即便油价下跌也不必然导致股价下跌。

结合巴菲特早在去年四季度就把雪佛龙买进了十大重仓股,基本可以确定,在欧美货币超发和石油勘探投入不足的前提下,股神已认定石油股能够穿越牛熊。

如果再联想到今年3月,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所说的话:如果没有我们在美国的家,伯克希尔永远不会成为今天的样子。当你看到国旗时,请说声谢谢。

作为美国最富盛名的投资家,巴菲特在讨论商业策略时“美国梦”并不是所谓的政治正确。从为伯克希尔哈撒韦赚取巨大收益的主要业务中,同样可以找到他宣扬“爱国主义”的原因。

这样看来,巴菲特坚定增持西方石油,一方面固然是认为能有超额回报,另一方面,或许也是对美国经济再度焕发新春有长期且强烈信心。

金融市场发生危机,股票大跌时刻,一般人选择退出,通常的做法是首先选择卖出赚钱的股票,留下亏损的股票。

而巴菲特的经验告诉我们,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卖出亏损的股票,留下赚钱的股票。选择补仓,也要补大跌中仍然有盈利的股票。

正如菲利普A.费雪所说:“真正要紧的,是不要放弃在未来会大幅度增值的投资。”

每日头条、业界资讯、热点资讯、八卦爆料,全天跟踪微博播报。各种爆料、内幕、花边、资讯一网打尽。百万互联网粉丝互动参与,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关注。

猫眼娱乐发布2021年度业绩补充公告:对其他应收款项计提减值拨备1.399亿元

猫眼娱乐发布2021年度业绩补充公告:对其他应收款项计提减值拨备1.399亿元

跨境免邮+免费试享+会员折扣 亚马逊中国开启2022 Prime会员日

分析师:苹果Apple Watch Series 8显示屏将增大到1.99英寸

青云QingCloud EHPC 打造即买即用的全流程SaaS化超算服务

蚂蚁链发布BTN:可将区块链网络吞吐量提升186% 带宽成本降低80%

蚂蚁自研数据库OceanBase宣布开源 300万行核心代码向社区开放

又是一年夏天 《守望先锋:归来》已在海外开启Beta测试:支持PS、Xbox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